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外汇资讯

外汇资讯

星际外汇:50年一遇的滞胀真的来了吗?

2021-10-28 13:52:24 fx358财富网
日前,美国银行发布的基金经理调查显示,受访投资者预计未来一年全球经济增速低于趋势水平、通胀高于趋势水平(即滞胀)的比例达到34%——这是近10年来的最高水平,反应投资者对滞胀

日前,美国银行发布的基金经理调查显示,受访投资者预计未来一年全球经济增速低于趋势水平、通胀高于趋势水平(即滞胀)的比例达到34%——这是近10年来的最高水平,反应投资者对滞胀的担忧大大加剧。

以史为鉴,我们从滞胀的起因说起。

什么是滞胀?

滞胀,停滞性通货膨胀的简称,“滞”是指经济增长停滞,“胀”是指通货膨胀。宏观经济学中,“滞胀”特指经济停滞、失业及通货膨胀同时持续高涨的经济现象。通俗的说,就是指物价上升,但经济停滞不前。

滞胀是一个跨越一般经济周期时间跨度的大问题,往往是五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才会遇到的一次。而且,滞胀并不是所有国家都会出现,其本身也是一种不稳定的经济状态。在市场经济中,价格信号会影响供给和需求。通常价格持续上升,会抑制需求量,增加供给量,进而实现供需平衡,随着时间的推移,价格又会回到合理的均衡水平上。

通常情况下,滞胀会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短期而言,滞胀的物价持续上涨现象将会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经济产量下降会导致失业率上升,整个经济呈现衰退的趋势。因此,滞胀环境下往往容易出现股债双杀,在投资的美林时钟里,滞胀期应该持有现金。这也是投资者对于滞胀如此担忧的原因。

1970s的通胀是如何失控的?

德意志银行发现,目前的情况与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有很多相似之处,当时通胀逐渐加速,最终失控。

60年代末财政支出飙升、70年代美元与黄金脱钩、厄尔尼诺现象推高食品价格,美元贬值,两次石油危机爆发,各种冲击在短时间内交错在一起。在事态不断严重的过程中,政策制定者的反应始终落后,通胀最终走向失控。但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的两次石油危机的爆发。

1、政策过度宽松导致通胀持续加速上行。

70年代开始的通货膨胀由于美元与黄金脱钩而恶化。鉴于当时几乎所有其他货币都与美元挂钩,世界很快就从以黄金为基础,转向了由法定货币控制。有趣的是,随着政策限制的放松,货币总量的年增长率从上世纪60年代末的个位数持续增加到两位数。

再来看目前的情况,货币总量同比增速已经从疫情前的个位数增长到25%,即使恢复到个位数,经济中仍有大量剩余流动性,远高于疫情前的预期。因此,过去一年中向经济中注入资金的速度比70年代的任何时期都要快。

虽然60年代末开始,通胀持续加速上行,央行行长发现政策难以转鹰。

一方面是美联储担心转鹰会导致经济增长放缓、失业率上升,其运作也面临着“社会和政治压力”。

一方面也归因于政府对经济的糟糕理解。政府认为可以用高通胀的代价来换取低失业率,但从长期来看,事实并非如此。

2、两次石油危机导致通胀失控。

1973年,欧佩克出于多种原因宣布收回定价权,并对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国家实施禁运。这导致油价翻了两番,并引发了多国经济衰退,使本就快速上行的通胀率更加强劲。到了当年12月份,油价从不足3美元一举上涨至将近11美元。1974年美国CPI增加了11.4%,1975年增加了11%。

德意志银行表示这使美联储落入一个两难境地:通胀率持续飙升至高位,失业率也在节节攀升。如果为了应对通胀而提高利率可能会加剧失业状况。由于石油危机,美国实际联邦基准利率已经下降到负数水平。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的实际利率比70年代的任何时期都要低。

此次禁运一直持续到次年3月,同时也暴露了美国和其他国家对进口石油的依赖。1975年,美国建立了战略石油储备,1977年成立能源部,降低了对进口能源的依赖。

5年后,经济还未完全从第一次石油危机的阴霾中走出来,石油危机再度爆发。

1979年伊朗革命,1980年两伊战争,导致石油产量骤降,当时全球市场上每天都有560万桶的缺口,打破了原本就脆弱的原油供应平衡。

尽管很多人认为是石油危机造成了高通胀,但德意志银行表示这只不过是导火索而已,因为早在几年前,美联储就低估了通胀的上升幅度。

今天是否会重蹈覆辙?

德意志银行指出投资者现在最担心的问题之一就是我们是否会重蹈覆辙。德意志银行认为,从人口和全球化等因素来看,今天面临的通胀压力要大得多,但公会力量下降、能源依赖度降低等因素抑制了通货膨胀。

1货币政策非常宽松

目前的货币政策和上世纪70年代一样非常宽松。事实上,与70年代相比,目前的实际联邦基金利率更低,货币存量的增长也大得多。除此以外,金融环境也更加宽松,为经济提供了大量支持。

2、债务大幅上升

近几十年来,全球债务水平大幅上升,特别是今天的政府债务水平远远超过了上世纪70年代的低水平。因此,加息将对政府和非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产生更大的影响,风险也更大。这可能意味着,政策制定者将重蹈70年代的覆辙,反应落后于经济形势的变化。

3劳动力短缺

人们通常认为,随着社会老龄化,人口结构将抑制通胀,但今天的劳动力已经出现与70年代类似的短缺现象。

70年代,婴儿潮一代还没有影响到劳动力,劳动力相对稀缺。但从80年代开始,随着婴儿潮一代成年,全球劳动力规模出现了爆炸式增长。与此同时,中国开始融入全球经济,为全球经济提供大量劳动力。因此,过去40年里,工资增长受到抑制。

然而,随着婴儿潮一代的退休,主要经济体的劳动力数量将会下降,或者至多会趋于平稳。

那么,我们会像上世纪70年代那样面临类似的劳动力市场压力吗?

新冠疫情导致劳动力短缺,低收入岗位出现大量空缺,工资水平正在被推高。尽管疫情最终将会被克服,但在未来10年,许多地方适龄劳动人口数量的下降可能会导致劳动力短缺问题加剧。

4全球化出现退化趋势

70年代全球化进一步扩大,全球贸易占GDP的比例从1970年的27%上升到1980年的39%。但自2008年以来,全球化陷入了停滞。

许多迹象表明,随着各国和企业都在寻求将供应链本地化,以使其经营更具弹性,疫情后的全球化水平将出现回落。而全球化倒退和面临较少竞争的公司又意味着商品价格将上涨。因此,全球化倒退将不利于抑制通胀。

虽然以上因素意味着目前的通胀更难对付,但其他一些因素与也在抑制通胀的恶化,比如美国对能源依赖度下降、公会成员数量减少等因素。